• 五香缯蹄

    2018-02-17

    又是一年的除夕夜,新年的钟声已经敲响,繁华的大都市里,此起彼伏的鞭炮声震耳欲聋,美丽的烟花绚丽多姿,漫天华彩,穿梭苍穹,如天女散花,浓浓的烟雾弥漫在夜空,缭绕蔓延,熏醉着辞旧迎新的人们,也遮掩了苍穹思凡的群星。 在这万家团圆的除夕之夜,没有欣喜,没有...

  • 女儿与狗狗

    2018-02-17

    女儿小时候特别喜欢狗狗,可是我怕惹事,也怕打扫多余的卫生,不让她养。我大哥喜欢我女儿,买回电子小狗,放置几节电池,开关一转,小狗就“汪汪”地叫着向前跑去。 女儿跟着电子狗向前爬,全然不顾衣服脏了,她还给狗狗起了个“小黄”的名字,因为那电子狗浑身都是金...

  • 每年的九月,都有那么几天,周遭、媒体,铺天盖地都是有关恩师的话题。受环境所染,忽然想起一位老师来。 这位老师姓于。八十年代初期,在我就读的一所中学教英语。 彼时,学校条件十分有限。学生住宿只能自己去校外找。极个别的,老师会安排在某个办公室。当年,我与...

  • 两关今昔

    2018-02-17

    一、史说 这里提到的两关,指的就是敦煌市西南的阳关和敦煌市西北的玉门关。 汉武帝元狩二年(前121年)骠骑将军霍去病率轻骑绕道河西走廊之北,奔袭千里,迂回敌后,在今天的张掖与河西匈奴主力展开决战,杀敌3万余人,打败休屠王,缴获祭天金人,取得决定性胜利。史...

  • 年来了

    2018-02-17

    年,披一身洁白的霓裳,在空中轻舞飞扬,在天地间尽情绽放。携天地一份纯净的恩宠,掩埋曾经的对白,婉约了那逝去的时光,落雪成梅,开启又一篇世纪华章。 轻盈的白,如被卤水点化了的豆浆,慢慢的团聚在一起,形成了经年的雏形。 年,用一场盛大的冰雪消融,换取万物...

  • 奶奶走了

    2018-02-17

    我十一岁那年,奶奶去世了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我还会梦见她,她一直在我心中的某个角落。 奶奶是老外婆最小的女儿,奶奶读了女子师范,然后执教,20多岁挑中了爷爷。爷爷祖上是挑担子挑出来的大地主,而受了新式教育的爷爷也是县中学的教书先生。 张家大院,解放后成为...

  • 2018-02-17

    我们湾的人都晓得菜好吃,却不晓得菜有营养,多数人家不种菜,不种菜的原因是菜不如粮食,吃了不当饱。春夏秋季,我们有很多野菜可吃。到了冬天,我们湾多数人家都是早起吃稀饭,用咸稀饭当菜,晌午吃干饭,好一点儿的会炒腌萝卜缨子,晚上擀面条摘点儿地菜,或芝麻叶...

  • 三伏天,是豫南乡间芝麻开花最旺盛的日子,太阳几乎天天都会出来烘烤大地。 吃罢晌饭,瞧着父母都在打瞌睡,我要么跟着伙伴偷偷下井塘扎猛子,要么跟着湾里的大孩、嫂子、婶娘、奶奶们跑南湾,庙下湾,或堆子湾芝麻地偷着打芝麻叶。我们储存干芝麻叶,就像储存粮食一样...

  • 印象鸟林街

    2018-01-30

    广丰有条街,名叫鸟林街,这是全国独一无二的街名。为何叫鸟林街,已经没有人知道,也无从考证。九十年代之后,老街改造,把弯的改直了,窄的改宽了,走向也有所变化。现在有了新的名字,叫鸟林新街。住在老鸟林街的人们说,我们还是叫它为鸟林街。 上个世纪五、六十年...

  • 悠悠苜蓿情

    2018-01-30

    苜蓿早已远离现今的幸福生活许久,即使在农村,也鲜有所见。对于苜蓿,我并没有过多的印象,但至今仍保留着深厚的感情。 记忆中,我只吃了几顿苜蓿滋卷(陕西小吃),而且那时,我并不认识苜蓿。直到吃完滋卷满嘴流油时,我才想起问父亲做滋卷的菜从哪里来的。在父亲的...

总:974 页12345下一页尾页

赞助推荐

京公网安备 11010602005669号